北京延庆法院能动司法对接校园法治之需

发布时间:2024-02-29 23:58:57 来源: sp20240229

近日,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和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等单位共创的话剧《回归》在延庆进行了首演,台下不时响起的掌声,感人深处时师生们流下的泪水,彰显着这部普法作品的入脑入心。

这样的司法“新品”,在延庆法院正日渐丰硕:自主研发的4大类9个具体科目的“菜单式”授课教材;自拍共创话剧、视频短剧等,让法律知识更加生动易懂;成立北京法院首个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通过府院联动合力构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社会支持体系……

事实上,出现这些新景象之前,也经历了长时间的思考和探索。2022年初,延庆法院院长俞里江在与区教委座谈时曾坦言:“早些时候,法治副校长们出去授课没有教材可参考,自己准备的内容时常又不是老师、同学们需要的,我们得改变。”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些可喜变化因何而来?在俞里江看来,践行能动司法是其中的关键因素。

自研共创让法治课堂更生动

“以前只觉得骗人是个坏习惯,没想到屡教不改后,就会像剧中的小李一样构成诈骗罪。”学生孙浩说,以话剧的形式上法治课还是第一次,非常喜欢。

作为中国国家话剧院、延庆法院、延庆检察院共创的首部作品,《回归》中不少角色由政法干警本色出演,法官助理张启帆就是其中的一位。同时,他还是延庆大柏老中心小学的法治副校长。

“最初去讲法治课很紧张,因为没有教材作为抓手,还记得第一次讲普法‘大’课,就留下了没能近距离和孩子互动交流、后期反馈孩子们似懂非懂等遗憾。”张启帆说,现在法院不仅研发出了系列教材可以满足“订单式”普法需要,还创新出了新的“坐班”机制,一“去”就是一整天,算是彻底满足了他跟孩子们能“打成一片”的愿望。

一年多前,俞里江在与区教委座谈时坦诚交流了当时的种种短板,一年后的今天,延庆法院不仅研发出了“基础法律知识版”“学生犯罪预防版”“教师风险提示版”“家庭教育指导版”4大类9个具体科目的“菜单式”授课教材,还通过坐班、帮扶等新机制参与校规修订、矛盾化解和山区留守儿童困境帮扶工作,在各方努力下实现了偏远山区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同比下降60%的良好效果。

法院的不懈努力,也得到了老师和学生的肯定,今年3月,延庆区教委副主任王京奇为延庆法院送去锦旗,上书“校园普法责任重,心系教育友谊长”。

首建中心让家庭教育更科学

“说好的事情,凭什么不让我探望孩子!”在诉前调解阶段,离婚后的刘甜(化名)和王强(化名)因对孩子的抚养问题频发争执,甚至当着孩子琦琦的面推搡打骂。

“如此失范的行为太过分。”延庆法院少年法庭副庭长吕行菲说,鉴于二人错误的家庭教育观念及相关行为,她作为案件承办人在开庭前向刘甜和王强发出了《家庭教育责任告知书》,并在庭审后依托法院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邀请专家志愿者为二人进行培训。培训课上,专家志愿者对王强和刘甜说:“你们离异后更应以相互配合代替无休止的争吵,以关心陪伴给予孩子足够的安全感。”

“以前没有这方面意识,参加完培训才懂得如何走进孩子内心。”王强和刘甜接受培训后均在《主动履责承诺书》上签了字。经过法官调解,王强也意识到刘甜有能力为琦琦提供稳定的教育和生活条件,二人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王强将抚养权变更给刘甜。

“为有效破解司法实践中‘家庭教育令’的执行监督困境,延庆法院于2022年4月成立北京法院系统首个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延庆法院副院长董晓军说,家庭教育促进法施行后,该院还研发推出《家长核心胜任力测评》,从情绪行为模式、教养基础知识、亲子沟通技巧等5个能力维度来综合评估参与测试人胜任父母角色的能力,将其作为抚养权归属的裁判参考依据。

今年以来,延庆法院少年法庭在审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已发出《家庭教育责任告知书》80余份,依托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组织未成年人监护人接受家庭教育指导服务10余场。

府院联动让孩子成长更安全

对于延庆法院而言,发送司法建议,收到政府回函,并不意味着结束,持续关注后续治理措施落地,才能让孩子收获更安全的成长环境。为此,延庆法院建章立制,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实施意见》,优化法官考核评价制度,除考察办案质效外,将社会调查、延伸帮教、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工作纳入绩效考核范围,充分调动审判团队主观能动性。

2022年,小学生刘某在延庆北干渠玩耍时,不幸溺水身亡。经审理,延庆法院判决刘某的监护人、水库管理中心、村委会及镇政府按照各自责任比例承担侵权责任。判后,承办法官吕行菲撰写了两份司法建议,分别送往水库管理中心及其行政主管单位。

今年暑期前夕,吕行菲前往区水务局,针对司法建议复函的整改落实情况与相关领导进行座谈,并再次到事发地实地走访。水务部门负责人告诉吕行菲,他们不仅完善了硬件,还重新制定了输水管理实施细则,并联合区教委向全区师生发放预防溺水提示书。到了现场,看到岸边不仅新安装了护栏,还加装了多块风险警示标识,渠内杂物也被清理一空,吕行菲才算放了心。

除了审判环节发现相关隐患并参与治理,延庆法院的法官们还借助自身法治副校长的身份,对履职过程中发现、获取的困境儿童线索,与相关政府部门互通信息,向困境未成年人及其实际监护人提供法律帮助。过去一年,先后帮助12名山区留守儿童摆脱生活困境。

俞里江表示,延庆法院将进一步践行能动司法,通过司法行政协作不断完善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和社会支持体系建设,构建以学校、学生需求为索引的全新服务模型。(本报记者 徐伟伦)

(责编:王子锋、宋美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