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人的24小时

发布时间:2024-05-22 17:38:09 来源: sp20240522

  本报记者 李如意

  岁末年初,正是男女老少添置新衣的时候,服装销售进入旺季。廊坊市固安县京津冀(固安)国际商贸城热闹起来,商户们备足货品,采购商、消费者挑选拿货。作为河北省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标志性工程之一,京津冀(固安)国际商贸城承接了4000多户北京商户。随服装商户一同到来的,还有采购商、物流商、客运司机等,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在这里正有条不紊地运转。

  5日零时许,在商贸城3号广场西侧的停车场,多辆外地大巴车缓缓停下。这些车来自山西、内蒙古、辽宁、河南等地,车上下来的是这些地区的采购商,由于路途较远,他们选择提前到达,等候5日清晨商贸城开门。客运司机王崇辉来自辽宁锦州,他载着20人4日下午5时从锦州出发,5日凌晨到达固安。王崇辉从事客运十多年了,原来都是到北京大红门,服装商户搬到固安后,他也就拉着采购商来到固安,“外地车进北京有一些限制。这里交通方便,一下高速就到了。”

  凌晨到达后,有些人选择在车里休息,有些人选择入住商贸城配套的酒店。河南安阳的采购商王英与朋友一行6人也是凌晨到达。王英从事服装行业超过10年,此前在动批和大红门拿货,最近两年到固安批发。她回忆,此前到北京采购时,要先坐大巴到北京的汽车站,然后再租车去动物园,来回费时费力。现在到固安采购,首先距离上就节省了近100公里,还可以从家门口直接坐到商贸城门口,非常方便。王英的店铺有30多平方米,是临街的一间门面房。她有自己的生意经,“虽然安阳距离郑州很近,但固安的服装款式与郑州不同,在当地很受欢迎。”

  早上7时,商贸城开门,王英进入市场。王英有几家长期合作伙伴,她先去这几家拿货,女装的羊绒衫、羽绒服、裤子、毛衣坎肩,“服装人的眼光独到,一定要学会选品”。在“老客”那里选完后,她继续在商贸城里转,看还有哪些服装可以带回自己的店里。一上午加上中午,她在市场里走了1万多步,最终买下三大包服装,带回安阳。对王英而言,像这样的选购,一个月要有两三趟,每次的采购数额都在几万元,最多时可到10万元,她会根据服装的销售情况决定何时再来固安。

  与采购商共同忙碌的,还有批发商。商户周乐来自河南三门峡,2006年就随家人到北京做服装生意。伴随着疏解进程,2021年他和家人从北京大红门来到固安,店铺面积由原来的50平方米拓展到了300多平方米。他现在是两个服装品牌的区域总代理,北京房山、怀柔、密云,河北、内蒙古、山西等地的该品牌专卖店都从他这里进货。5日上午,他的店里摆满了货品,“有人直接从网上下单,有人要到店里看到实物才买。”一上午的时间,他要帮助采购商选货、调货,打包发货。

  线下销售告一段落,中午前后,原北京商户董玲的线上直播开始了。2009年,董玲与丈夫马宝一起到北京,在动批世纪天乐市场开档口,做服装“二批”。2016年他们离开北京,2021年最终确定在固安继续做服装生意。受各种因素影响,他们开始尝试线上销售,最早在家里客厅的一角做直播,“我们的优势是20多年的服装从业经验,为网友提供好看的穿搭,展示衣服的高品质。”董玲是主播,4个小时的时间,她能做到精力充沛,滔滔不绝,一刻不停。马宝则是后台运营人员,他担当场控,上架产品,监测流量,并负责后期发货。董玲说:“最早在北京每天就是奔波忙碌,缺少自己的生活。现在来到固安生活节奏变慢,生活成本也降低了。” 2023年5月,店里一件女士针织开衫一天就卖出了3万多件,更让他们坚定了做线上销售的信心。

  14时左右,采购商王英、商户周乐的工作基本完成,客运司机王崇辉则正忙着将大包服装装进车里,准备返程。每到一件包裹,他都要做好记录,回到锦州后,他把每位乘客采购的包裹送达到位。装载完成后,这些服装人都将踏上返程之路。返回辽宁锦州要用7个多小时,返回河南安阳要用5个多小时,这些服装在固安完成集散后最终将到达消费者手中。

  再过几个小时,董玲的直播也将告一段落。夫妻二人每天都会复盘当天的情况,有时销售数据不佳时,两人会拌嘴吵架,而卖出爆款后的喜悦,总能让两人更有斗志。6日凌晨,将有新的一批服装人再次开启这套流程。服装人的24小时,循环往复,有条不紊。董玲说:“服装人赚的都是辛苦钱,我们靠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很有意义。”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刘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