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山区小学的少年宫:民族艺术改变命运

发布时间:2024-07-19 05:11:07 来源: sp20240719

   中新网 攀枝花6月7日电 题:四川山区小学的少年宫:民族艺术改变命运

  作者 单鹏

  从完全不会弹奏琵琶,到指尖在琴弦上灵活舞动,12岁的四川彝族女孩姚治伶用了4年时间。今年1月,在当地一场中小学生才艺大赛上,这位山区少年凭一曲琵琶独奏谈经古乐《南清宫》获得了一等奖,迎来她“艺术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姚治伶的成长,得益于四川攀枝花仁和区平地镇中心学校2007年做出的决定:实践探索乡村小学的艺术教育改革。尽管经费并不充裕,学校仍克服困难开设了竹笛和二胡两门课程。随着条件好转,艺术兴趣小组在2012年升级为乡村学校少年宫(下称少年宫),课程门类随之丰富起来。多年来,大山里的少年们陆续走进艺术课堂,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

  近年来,仁和区平地镇中心学校依托当地丰厚的民族文化底蕴,以非遗传承为载体,将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活动融入到非遗弘扬和传承过程中,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奠定坚实的思想和文化基础。

  仁和区平地镇中心学校地处四川西南群山之间的民族地区乡村。在这里读书的学生,绝大多数来自周边山区。在进入少年宫之前,他们几乎没摸过乐器。一小时几百元的乐器课程,对一些家庭而言是个不小的负担。不过,学校开设的少年宫,艺术课堂向学生们免费开放,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感兴趣的课程。

  “过去,农村家长只关心孩子能吃得饱、穿得暖,学习好就行,对学生艺术兴趣培养不太关注。”仁和区平地镇中心学校副校长张茂丽说,面对部分家长的不理解,学校坚持用有限的条件帮助学生全面发展,“学习艺术可以让孩子们受益终身。”

  为此,这所小学把谈经古乐、羊皮鼓舞、俚濮彝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课程;在少年宫开设了歌曲、舞蹈、扬琴、竹笛、二胡、三弦、葫芦丝、彝绣等艺术课程,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学校还邀请民乐专家及民间老艺人走进校园,给孩子们面授课程。如今,孩子们抱着乐器演奏或跳起羊皮鼓舞的场景成了校园里一道靓丽风景。

该校依托本地丰富的俚濮彝族歌舞文化,将传统的“操”与民族的“舞”结合起来,形成特色课间活动。图为学生在操场表演彝族金钱棒。 王磊 摄

  少年宫发掘出不少有音乐天赋的苗子。今年读小学六年级的姚治伶能熟练弹奏《金蛇狂舞》等复杂曲目。为了练好弹挑、轮指技巧,姚治伶不止一次弹破手指,手上结下一层薄茧。看到学生们的成长,老师们十分欣慰。

少年宫开设了民歌、民舞、扬琴、竹笛、二胡、三弦、葫芦丝、彝绣等艺术课程,图为学生练习琵琶。 王磊 摄

  张茂丽发现,艺术教育对孩子们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些山区少年们不再腼腆害羞,他们愿意与人交流,落落大方地展示才艺,“美育和学习成绩提高并不冲突,提高艺术审美能促进学习,还增强了孩子们对民族文化的认识、理解和认同。”

  艺术还为山区孩子打通了另一条通道。凭一技之长,他们可以考入当地教育水平较高的初高中,其中的佼佼者可通过艺考进入大学。仁和区平地镇中心学校毕业生唐中玉,如今是四川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她在小学阶段开启的艺术启蒙培养出敏锐的乐感,“因为这段经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确定了考入四川音乐学院的目标。”

  通过艺术课堂,民族文化得以延续传承。在学校“俚濮彝绣工作坊”,学生们专注地绣着花草纹样,美术老师晏萄不时给学生纠正针法。几年前,晏萄在去一个彝族村庄采风时,偶然发现当地的彝绣很漂亮,但面临即将失传,于是她将俚濮彝绣搬进课堂。为了上好这门课,她走村入户向老艺人学习,持续了三四年。晏萄说,未来工作坊将融入创新元素,带着学生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创产品。

图为学生练习刺绣。 王磊 摄

  唐中玉则打算毕业后回到家乡从事音乐教育:“很多中国传统民歌、传统乐曲正在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我想把民族声乐和器乐结合起来,像我的老师们一样,把民族音乐传承下去。”(完)

【编辑:于晓】